• <input id="couks"><menu id="couks"></menu></input>
     

    你每天這樣熬夜,有人心疼你嗎?

    女裝,數碼,食品

      連續很多天都是天亮之后才睡覺。別人問我,你晚上不睡覺都在干嘛。我馬上回答,寫稿啊,書稿還沒交呢。但其實,我一個字也沒寫。而之所以熬夜,也不過是因為心里有牽掛的人和未完成的事吧。

      別人問你怎么還不睡,你說不困。其實熬夜很困,打個哈欠都會有眼淚流出來,只是心中一直有所期待,有所牽掛。就好像下一秒就會收到喜歡的人的消息,下一秒就能遇見一個驚喜。又或者,熬了太久卻遲遲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結果,漸漸的習慣了孤獨。

    你每天這樣熬夜,有人心疼你嗎?

      為什么會熬夜呢,大概是因為白天的自己太理智,太冷漠,好像什么都不在乎。所以有些情緒和思念,心酸和不舍,是要留到深夜獨自慢慢消化的。白天的自己和晚上的自己完全不是同一個人啊,白天口口聲聲說一定早睡,晚上卻從來做不到。像失憶一樣拿命熬夜,白天開開心心無憂無慮,晚上卻憂郁的不行。白天覺得我最牛逼,晚上卻變成世界第一大傻逼。

      總覺得幸福的人是不用熬夜的,每天都有規律的生活,愛的人就躺在身邊,現在過的是想要的生活,手里牽的是喜歡的人。

      昨天有人問我,為什么你晚上不睡覺。

      我想了很久,已經兩三年沒有在兩點之前入睡過了。但我也說不清為什么,那個人突然給我發了一段話,我突然覺得,這是我熬夜的原因,也是很多人熬夜的原因。

      你總是習慣熬夜,然后我也故意很晚都不睡。裝作是和你一樣睡不著,這樣就可以和你聊很久,可是你都不知道其實我要困死了。后來你走了,熬夜的習慣卻怎么都改不掉。

      說片面點是熬夜,說實在點是失眠,說實話是想你。

      你有沒有過,為了陪一個人聊天,其實下一秒已經要睡著,但還是死抓著手機不肯睡。

      你有沒有過,因為一個人的一句話,明明很困卻突然變得很清醒,開心和喜悅趕走了所有困意。

      你有沒有過,為了等一個人的晚安,不停的刷著朋友圈發著動態,其實只想讓他看到你還沒睡。

      你有沒有過,因為太思念一個人,每天都害怕深夜來臨,害怕孤獨,害怕寂寞,害怕牽掛的感覺。

      我知道,你都有過。

      可是,你每天這樣熬夜,有人心疼你嗎?

      前天晚上一個作家姐姐突然發消息說,妹妹,錢是掙不完的,別累著自己,身體最重要。昨晚她發現我又在熬夜,給我發消息說,一定照顧好自己,莫名心疼你。

      我很感動,又覺得很可笑。一個沒見過面的人看你熬夜都會心疼,會勸你照顧好自己,但你每天熬夜想著的那個人,沒給你發過一條消息。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都會勸你少喝酒少抽煙,素不相識的微信好友都會讓你早點休息,可你抽煙喝酒熬夜在等的那個人,從來都沒在意過你,連一句晚安都沒有。

      我經常給別人講道理,永遠不要為了一個不愛你的人折磨自己。但這句話其實就像放屁,因為一旦愛上一個人,就沒辦法控制自己。我們在愛情里,從來都不是理性的。后來有人問我,怎么忘記一個人。

      我說,把酒喝夠,把煙抽完,把黑夜熬成天亮,等你真的感覺疼了,你就忘記了。不撞南墻不死心,大概就是這個道理。別人苦口婆心的勸說,其實你一點兒都聽不進去。你害怕失去、害怕背叛、害怕從未擁有,你害怕的太多、心事太多,所以很難入睡。那你就熬吧,等熬過了這一陣,你又會覺得其實生活還是很美好。

      你要記住,所有關于感情的問題,都不要在深夜做決定。無論分手還是牽手,無論堅持還是放棄。因為女人啊,從來都不是理性動物,再加上深夜里的一杯紅酒,一根香煙,感性越發強烈。

      五年前第一次聽梁靜茹的《問》,歌里唱,如果女人,總是等到夜深,無悔付出青春,他就會對你真。

      那時候真的傻到相信,用心愛一個人,就能把他留在自己身邊。現在才明白,在一起一輩子這種事,不是嘴上說了就可以。外面的誘惑這么多,人的欲望這么大,而你能給的愛,其實就這么多。

      后來我經常說,如果愛一個人又不可得,那就找個愛自己的吧。別太累,別付出太多,別太委屈,你說你愛他所以無所畏懼,但你的感情和耐心其實就這么多,你無法永遠輸出。

      總有一天它們會因遲遲得不到回應而枯竭。等到那一天你會發現,哪怕再遇到喜歡的人,也沒有力氣去喜歡了。

      所以,既然每天這樣熬夜也沒人心疼你,不如自己心疼自己。喝杯酒,抽根煙,和朋友聊聊天,然后洗把臉睡覺。睡不著就閉上眼,別想亂七八糟的人和事。嘴上都說一輩子還長,其實你就只能活幾十年,少愛人,多愛自己。

      失眠是一種絕望,有時候絕望沒有終點,有時候絕望擁有盡頭,快到盡頭的時候你就能睡著了。

      我每天都在等這個盡頭。

      作者簡介:我走路帶風,愛煲毒雞湯的污妖王,微博@我走路帶風carina,微信公眾號:我走路帶風(IDWsFl09)

    微信關注"美文摘抄" 微信號:www_szwj72_cn

    免責聲明:文章/圖片來源于互聯網

    轉載聲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.zpldjy.com

    友薦云推薦

    美文推廣

    365竞彩平台365竞彩主页365竞彩网站365竞彩官网365竞彩娱乐 平潭 | 泗阳 | 灌云 | 温岭 | 德清 | 甘孜 | 桐乡 | 赵县 | 湖州 | 潮州 | 深圳 | 阜新 | 丹阳 | 平凉 | 沧州 | 牡丹江 | 三沙 | 马鞍山 | 漳州 | 莱芜 | 韶关 | 邯郸 | 延安 | 沭阳 | 晋中 | 鞍山 | 吴忠 | 克拉玛依 | 西双版纳 | 亳州 | 海宁 | 库尔勒 | 潜江 | 高雄 | 吉林长春 | 海南 | 南京 | 深圳 | 揭阳 | 鹤壁 | 图木舒克 | 海东 | 十堰 | 齐齐哈尔 | 四平 | 燕郊 | 漯河 | 石嘴山 | 清远 | 图木舒克 | 眉山 | 武威 | 贺州 | 任丘 | 孝感 | 临汾 | 东莞 | 高雄 | 项城 | 邹平 | 德阳 | 东台 | 嘉峪关 | 镇江 | 伊春 | 大丰 | 五指山 | 自贡 | 东营 | 泗洪 | 黔西南 | 石嘴山 | 乌兰察布 | 桓台 | 呼伦贝尔 | 肥城 | 六盘水 | 长垣 | 台北 | 松原 | 淮南 | 海北 | 河南郑州 | 自贡 | 保山 | 松原 | 荆州 | 随州 | 迪庆 | 舟山 | 大理 | 滁州 | 禹州 | 连云港 | 溧阳 | 大丰 | 娄底 |